意外的泄露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11-25   加入收藏夹


  彭川卫弄了花娟一颗子精液,罐笼就到了下井口。彭川卫慌忙的将他那已经枯萎的,没精打采的东西放了回去。罐笼徐徐的的停了下来。彭川卫借着头顶上灯光的余光瞥花娟裤3一看,由于罐笼里暗淡,不仔细看是看不到的,哗的一声惊醒了彭川卫的沉思。井口工人撩起罐帘的同说,向他们问候。“领导好。”
  彭川卫跟花娟他们走出了罐笼,工人们继续说。“领导一路走好。”
  彭川卫站住了。严厉的问工人,“你这是什么话?”
  “文明用语啊,咋的了领导。”
  工人嬉皮笑脸的说。
  “那有这样说话的,这赶上说死人了。”
  彭川卫责怪的说。
  “我们领导让我们工人见到领导就问候。”
  工人们解释说。“而且不能重复说一样的话,我们都没啥文化,就瞎编词,有文化就不来这儿下井了,所以如有冒犯,还望大人海含。”
  最进矿上实行文明用语,工人见到领导必须给领导问好,所以弄出不少笑话。有的工人比领导的父亲岁数都大,还得给领导问好,所以非常别扭,不问领导卡个单子就罚钱,工人们真的没办法,所以弄得工人们怨声载道,因而工人们在编着各种个样的词来影射领导,要说工人们没有文化,但他们编的词汇是领导们想到想不出来的。
  彭川卫望望工人,觉得中国语言非常,咋解释都行。即使想追究工人的责任,但工人说的话咋解释都行,领带一路走好,是让你安全的走好,也可以预示死后一路走好。彭川卫也拿这句话没辙。
  “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。”
  彭川卫警告着说。然后他不等待工人们回答,就往大巷里走去,花娟他们紧跟着彭川卫向井下走去。
  彭川卫偶尔向花娟那生动的屁股上瞄上一眼,那片湿漉漉的印记随着大巷里的灯光的强烈明显了起来。这使彭川卫紧张起来,这要是被跟他下井的副手们看到,多么尴尬,向来脸皮很厚的彭川卫突然脸红了起来。
  彭川卫慌忙来到花娟跟前,他想在花娟的身后护着她那快不堪入目的地方。于是花娟就在前头领路了,这很不适宜。
  花娟感受出来了,她慌忙站住了,“领导先走,我在前面算啥啊,”
  “就是,”
  副手们附和着说。“领导是我们的带路人,还是领导在前面走。”
  “都一样,”
  彭川卫吩咐的道,“张矿长,你在前面引路,我对这里有点发蒙。”
  “是,”
  张副矿长冲到前面去了,彭川卫如愿的来到花娟的身后,护住她那尴尬的地方。
  彭川卫有些后悔,不该对花娟这样,他没有想到自己咋这么可耻。体内的这样东西出去以后,彭川卫感到没精打采的。对于一切曾经感兴趣的东西都不在感兴趣了,包括花娟。男人都是这样,欲望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  现在彭川卫无精打采的跟在花娟的身后,花娟工作服里那美妙的曲线,也唤不起彭川卫的热情了,他所有的热情,都在那一刻喷射而终止。
  李晴如愿的在银行贷了一大笔款项。经过黄定安手贷下来的,陶明听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。
  “李晴,你真能干,”
  陶明在电话里说。“你回来,今天我跟你举行一次盛宴。给你出色的表现接风。”
  “谢谢董事长。”
  李晴听到表扬。心中美滋滋的。“等我办好手续的,这回咱们的公司就要壮大了。”
  “是啊,这里离不开你的功劳。”
  陶明说。“我不但要垄断全市的出租车,还要把看客运站买下去,建成东部的客运枢纽。”
  “董事长,你的胸怀真宽大,跟你干没错。”
  李晴赞扬着说。
  武斗没有陪彭川卫下井,跟叶花腻在办公室里。
  “叶花,你抓紧学外语。”
  武斗抚摸着叶花饱满的乳房,叶花躺在武斗的身边,武斗办公室里这张床上。不知道睡过多少女人。连武斗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。
  “不好学啊。”
  叶花扭动了一下身体,说。“记不住。”
  “不学那成,不但你要学好,我也要学,不然以后在国外生活,咱们不成了聋哑人了吗?”
  武斗将手伸进叶花的裙子里上下忙乎起来。“你不 好好去上课总往这儿跑,看以后你跟不上咋办?”
  叶花被抽去脱产学外语,这些都是武斗精心策划的,因此叶花非常的感激他,已前,阅花没跟武斗上床时,经常的躲着他,怕他把她上了,而现在经过跟武斗做爱,她反而离不开了武斗,大要相见恨晚之势。
  这不叶花虽然在外语学校学习,但一有闲暇,她就往矿上跑。来见武斗,跟武斗缠绵。
  “对了,啥时候出去?”
  叶花的身体往武斗的身边靠了靠,武斗的手更加随便了起来。在她把大好河山上抚摸。“快了。”
  “我指的不是旅游,是真正的出国。”
  叶花转给身来,刚才她一直都在背对着武斗,武斗从她背后抚摸着她的乳房,因为武斗喜欢这个姿势。他忽然想起了叶红,他经常跟叶红玩后山掏火这个姿势。武斗把跟女人在后面早爱的姿势叫做:后山掏火。
  “对了。我想问你一件事?”
  武斗的手又摸向叶花的屁股,因为他们是脸对着脸。武斗的手从她的裙子底下伸了进去。摸着她那微凉润滑的屁股。“叶红,你认识吗?”
  “不认识,咋的了?”
  叶花惊讶的问。
  “没咋的,我只觉得她名字跟你相似,我以为你们的姐妹关系你?”
  武斗的手加深了暧昧,向她的秘密的地方探了进去,那里已经是惊涛骇浪。情满珠江了。
  “她是干啥的。”
  叶花扭着身体有些撒娇的说问。“不会是你的红颜知己吧。”
  “你竟瞎猜。”
  武斗在往下扒她的裙子,她很配合,很快他俩都扒光了对方。“叶花,我没想到你对这事这么有隐,”
  “没理你了,”
  叶花撒娇的说。“你坏,人家喜欢你吗,你还取笑我。”
  武斗腾的串了上来,将阅花压在身下。然后他并不急着进入而是挑逗她,武斗想等叶花激情难耐时候在彻底的进入她的身体。
  武斗用大腿分开了叶花的大腿,叶花很顺从的分开了。像一朵绽放的花朵,像他绽放。
  “叶花。你喜欢国外的生活吗?”
  武斗只是趴在她的身上,并不进入,反而叶花在他身下扭捏起来了。“当然喜欢。”
  武斗在叶花身上狂吻起来。弄的叶花身体燥热,春情涌动。嘴里不停的哼唧起来。
  “等我在国外买了豪宅,咱们就过去。”
  武斗在她身上吻了起来,弄得她不停的惊呼大叫了起来。
  “你真的让我出去。你这么信任我。”
  叶花矫情的问。
  “你会出卖我吗?”
  武斗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,而是反问道。“离婚的事,办的咋样了?”
  “还没办好呢。”
  叶花说。“离婚不是那么好离的。”
  “有啥不好离?”
  武斗不动了,趴在她的身上,惊讶的望着她。“难道陈雨不想离?他不怕我废了他?”
  其实武斗沾点黑社会的性质,他手下有一群打手,这些人的开销都走矿上的财政。这些闲人都听武斗的,都看武斗的脸色行事,所以武斗在这个城市里也没人敢惹。
  “不是他的事,”
  叶花慌忙的说。“是我有点事,需要誊一誊。”
  其实叶花怕武斗对陈雨下毒手,她才这么说的,说心里话,陈雨也怕武斗,他知道武斗的凶横,所以武斗在给他钱时,他装得那么兴奋,其实他的心里是苦涩的,是流血的,叶花是他那么疼爱的老婆,说被武斗霸占就霸占了,他敢怒不敢言,因为武斗想要谁的腿或命是他一句话的事,所有的人都知道。他手下豢养着一群凶残的打手。
  武斗手下的这些打手都不是本市人,他们来自四面八方,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底细,而且这些热人流动性很大,即使在这犯了案,也是武斗出钱,他们跑路。很难转到,久而久之人们无形中惧怕武斗了。陈雨更是如此,当他发现自己老婆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,他顿时愤怒了,甚至要咆哮了起来。后来一听说婆泡他老婆的人是武斗,顿时畏惧了起来,武斗是一只野兽,他敢惹他吗?
  可是,这不是祸从天降吗?陈雨咋咽下这口气,他等武斗走了以后问叶花,“你是主动跟那个畜生好的。还是他强迫你的。”
  叶花看到满脸怒容的老公陈雨,不敢说出这里面的真相,她知道陈雨不是武斗的对手,为了不让陈雨吃亏,便对陈雨说,是她主动的。咱们离吧,你再找个比我更好的女人,其实我一点都不好,你为我这样很不值,话说到这份上,陈雨还有啥说的。
  当武斗给了陈雨二十万时,陈雨非常高兴,他忘了自己的屈辱。陈雨暗喜,如果我用武斗给我的这些钱,找几个黑社会的把他的腿掰折该多好啊。
  所以陈文没有费话,拎着钱就走了,这使武斗对他放松了警惕,武斗以为他爱钱不必爱他老婆还重要。
  因而武斗更加看不起陈雨了,其实叶花不敢陈雨离婚,是因为她觉得愧对了陈雨,陈雨对自己那么好,咋能说离就离呢?虽然现在她真的有点离不开武斗了,是武斗的强悍征服了她,但在她的心里还是装着陈雨的。这些都因为给陈雨调工作。她在心里有点很自己,如果不是跟陈雨调工作,她咋能跟武斗接触上呢?世界上的事情都是鬼使神差。阴错阳差。
  “你得抓紧办你的离婚的事,不然到时候真的走了了。你没有离婚出不了国可不怪我。”
  武斗捏了捏她的乳房说。
  “出国跟离婚有啥关系?”
  其实不是陈雨不想跟叶花离婚,而是叶花不想离,因为她在可怜陈雨,现在她不是爱陈雨,她的心已经被武斗揉搓着,迷失了方向……
  “你是出国定居,需要办绿卡,正为正式的外国公民。”
  武斗伸手向她下身探了探,叶花惊呀的尖叫。“如果。你不离婚你就不是我的太太,我咋能把你干长出去呢,我是想把我的后半生都给了你,咱们到时候在国外生活多好啊,那里才是真正的天堂。”
  “你想把我弄到那个国去?”
  叶花像蛇一样的扭着身子,有些撒娇的说。“我喜欢意大利。那里有个城市叫佛罗伦萨,听说很美,那是文艺复兴的地方,我想在那里定居。好吗?”
  “叶花,这次咱们办的是去加拿大。如果你想去意大利,没事的时候可以去意大利旅游去,在外国出国是很方便的。”
  武斗使紧的在叶花的下身捏了一把,叶花尖叫了起来,武斗淫荡的笑了。
  “你咋这样,把我弄疼了。”
  叶花在武斗身下说。“你温柔点好不好?”
  “我一温柔就阳痿。”
  武斗嬉皮笑脸的说。“你喜欢我勇猛还是喜欢我阳痿?”
  “缺德,你咋啥话都说啊,还领导呢?”
  叶花娇嗔的道。
  “领导也需要过性生活。”
  武斗暧昧的说。
  “啥话到你的嘴里就变味。”
  叶花说。
  武斗在再言语,而是将她的大腿盘了起来,然后使劲的往她身体里冲了起进,把叶花弄的惊心动魄的尖叫着。
  彭川卫他们走出了大巷,前面的路越来越黑,只有靠他们头上的矿灯照亮,因为越往里越没有防暴灯,大巷里有防暴灯,在往下连防暴灯都不设了,因为越往下瓦斯越大,为了安全起见,不能设灯,路渐渐的暗了下来,花娟裤子上的精液也看不到了,这使彭川卫稍微松了一口气。他真想把花娟裤子上的那个东西擦掉,可是他没有机会。
  现在彭川卫不是在关心瓦斯,而是关心花娟的裤子,如果花娟升井被别人或者花娟自己看到咋办啊?
  这成了彭川卫的一块心病了。彭川卫想如何不让他跟花娟出丑,现在他有点后悔,他跟花娟这样能决绝啥事啊,还把那么肮脏的东西弄到她身上了。
  彭川卫他们走进一个石门,据说这里是个采煤掌子,彭川卫他们就进了这个掌子,因为这里比较黑,彭川卫搀扶着花娟,往里走,起初花娟是拒绝的,用身体阻止他,可是越往里走越黑,花娟就有些恐惧了起来。便情不自禁的让彭川卫搀扶了,这使彭川卫大喜过望,他经常嘱咐花娟道,“当心,这儿有个水坑。”
  彭川卫在花娟起面带路。发现情况及时向花娟通报。
  彭川卫他们很快就到了掌子的下风道,这时这和掌子因为出现电器故障,电气正在掌子里查毛病,工人们暂时没有,他们三一群俩一伙的聚在一起,吹牛的吹牛,睡觉的睡觉。
  张矿长上前一步,照着一位睡觉的工人就是一脚。说,“你咋在工作时间睡觉啊?”
  那个工人别踢蒙了,睁着惺忪的眼睛望着张矿长,但他看到他头顶上红色的安全帽知道自己惹祸了,就在这时,他还看到许多红色的安全帽,心想完了,他不知道说啥好。
  工人们看到来了这些矿上的领导,一哄而散,就剩下那个倒霉的工人了。
  “说吧,你为啥工作的时候睡觉。”
  张矿长怒目吓道。“你在家不睡觉吗?”
  工人哆嗦着说。“是军训,使我没休息好,在这里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。”
  “军训?”
  张矿长问。
  最近矿上实行军训,就是让工人们早一个多小时到矿上,由矿上请来的军队的教官给工人们进行一个小时的军事训练,然后工人们接着上班,把工人弄得人困马乏的。工人说的军训就是指这个。
  “全矿都在军训,别人咋没睡觉呢?”
  张矿长盛气凌人的问。
  “人跟人不一样,真说了,人跟人的身体素质也不一样啊。”
  工人辩解的说。“你不能说抓住我了就认为别人没睡觉。”
  “你敢跟我对付?”
  张矿长恼怒的问。
  “我那敢给你领导顶撞啊,我是不是因为睡觉就下岗了。”
  这个工人没趣的问。
  “差不多,你是那个单位,叫啥名字?”
  张矿长问。
  其实工人那个单位的,叫啥名字,工人的安全帽上都有,他们黑色的安全帽上,都写着他们的单位和名字。
  “先不用问我,”
  工人似乎豁出去了,“这军训有啥用?这不是折腾人吗?现在工人本来在家休息的时间就少,还军训,纯粹是瞎折腾。”
  张矿长没有想到这个工人这么胆大,他们居然敢更矿山领导对付,便武断的说,“住口,你们的班长在那?出来。”
  班长慌里慌张的从掌子里跑了出来,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,“领导好。有何吩咐,”
  班长不知道小风道里发生了睡觉的事件。因为采煤机电器设备出现了故障,他更电气正在紧张的查找,因为找不到就要停产,这将直接影响他们的收入,他们都是论分挣钱的,如果没有分他们等于白来,只有出煤他们才有分挣,不出煤就没有分。
  “你看看你的工人。都了不得了。”
  张矿长说。“他不但睡觉,还对矿上非常不满,你把他交上去,让他过六关吧。”
  “老王。”
  这时班长才看到了老王,他知道老王捅篓子了。而且捅得很大,都捅到矿长那去了。“老王你糊涂了,快给矿长道个歉,要不让你过六关。”
  其实班长是给矿长一个台阶下,也是为了保护他手下的工人,尽量不让他们过六关,过六关是矿长最近新出台的一个惩罚工人们的方案。
  听这个名这很恐怖的别说真去过了,所以只要对工人们一提过六关,他们都会非常老实起来。
  “班长,我不是有意睡觉的。我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”
  老王非常固执的解释着。
  “故不故意的你也睡了,你快给领导陪个不是。”
  班长有写不悦的说,“给领导陪个不是咋就这么难吗?”
  花娟在他们吵吵的时候想坐下来休息一下,她四周用矿灯照了照,看见一块干净的木板,她就向那块木板走了过去,在她要坐下时,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子屁股,突然摸到一块湿黏的东西。她一惊,以为自己来例假了,慌张的往外面走去,她想找个背人的地方检查自己是不是来事了,掌子面的灯光离她很远了,她找个僻静处,脱下裤子,竟头上的矿灯向自己下身照了下去,同时她摸摸自己的下身,然后用矿灯照一下手,没发现手上有红色的东西。她觉得奇怪,那么这湿东西是从那里来的?她伸手又向她的裤子摸了过去,这回她摸到了,是一种黏啦吧唧的液体,她似乎明白了,是有人对她施行了性侵犯,虽然这种侵犯没有涉及到她的身体,但这种侵犯更可气,这简直不是人干的,这会是谁呢,就在她刚想起身时,突然一道明亮的灯光照在她雪白的屁股上。
  “真白啊,这儿咋有个娘们。”
  一个工人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,“这要是被我上了,一定很爽,娘们你真漂亮。”
  花娟正聚精会神想着心事,突然在黑暗里冒出个人来,把她吓的大惊失色。面色如土。强列推荐乔小天的书<<桃色欲望>>花娟正在怀疑她裤子上的黏东西是咋来的。突然在黑暗中照过了一道强烈的灯光,随即,一个男人猥亵的声音传了过来,像一个响雷,将花娟击倒,花娟顿时被吓破了胆。她感到双腿之间,似乎有一股热流流了出来,她想控制却没有控制住。花娟失禁了。
  “还是个女干部。”
  一个头戴黑色安全帽的工人来到花娟的跟前。
  花娟慌忙的把裤子提了起来,虽然大腿很湿,但也不能这样裸露着。
  “你这人咋这样啊……”
  花娟有点语无伦次的说。
  工人被花娟这么一说,苍慌的逃窜了 ,花娟感到这么别扭,这是咋的了。
  李晴贷款成功的打在陶明的帐户上了。陶明非常高兴,下一步他要大张旗鼓的干一番大的事业。
  傍晚,陶明把李晴约到在水一方酒吧,这个酒吧浪漫的名字,陶明非常喜欢,陶明先到的,他坐在酒吧里等着李晴。
  酒哪灯光很暗,陶明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服务小姐也随后到来。“先生,要什么?”
  “等人到了真要。你先下去吧,”
  陶明把烟放在桌自上,对小姐说。“到时候我会找你的,”
  服务小姐退了下去,陶明听着音乐等者李晴,他觉得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已经到了。这次他一定要抓住这次大好的机会。
  这时一曲优美的乐曲打动了陶明的心,这首乐曲似乎非常熟悉,但是陶明却叫不出它的名字。一个流着长头发的年轻人正在用西洋的乐器在演奏,陶明也叫不出那个乐器的名子,他只觉得好听。便闭上了眼睛听了起来。他觉得好听的音乐都到闭上眼睛听。陶明闭上眼睛享受着音乐带给他的冲击。
  “这么认真,你喜欢这手曲子?”
  陶明正听的入迷,突然听到了李晴的声音,他微睁了一下眼睛,只见李晴风姿绰约的站在他面前。非常迷人。陶明不忍心放弃这美妙的音乐,向她努了一下嘴,示意让她坐下来。
  李晴很知趣的坐在陶明的身边,等待着音乐结束,其实她也认真欣赏起来音乐了。
  一曲过后陶明睁开眼睛,说。“李晴,你也喜欢音乐?”
  “好听的曲子谁都喜欢。”
  李晴将椅子往陶明跟前挪了挪。“没见过像你这么投入听音乐的人,似乎你是音乐家似的。”
  “讽刺我。美丽的小姐。”
  陶明莞尔一笑问。“你来点啥?”
  “随便。”
  李晴说。“啥都行。”
  “没有啥都行这道菜的。”
  陶明嬉皮笑脸的说。
  “死鬼,”
  李晴娇嗔的白了他一眼,非常动人。
  李晴身着一件水红色的套裙。鲜艳的颜色百她映衬的更加迷人,李晴本来白皙的肌肤显得更加晶莹了。高耸的胸脯。性感动人。妩媚的脸颊时不时的泛起莫名的红润。非常秀丽。娇媚。
  “李晴。你知道不,你现在是最美的时候?”
  陶明问。
  “是吗?”
  李晴心里特别高兴,其实女人都喜欢男人赞美她,那怕这种赞美是虚假的,也非常的受用。
  李晴想再说点啥,但她不好意思说,因为现在陶明正在赞美她。
  “服务小姐。可以上酒了。”
  陶明望着站在他面前等待吩咐的服务小姐说。“李晴来啥酒?”
  李晴点好酒,服务小姐很快就把酒上来了。“先生,小姐慢用。”
  服务小姐嫣然一笑。就下去了。
  “来。李晴,祝贺你为公司做了这么大的业绩。”
  陶明端起了酒杯,示意李晴也端起来。李晴非常机灵的端起了酒杯。说,“谢谢,董事长盛情款待,为了咱们公司的未来发展,也为了咱们的事业越来越昌盛,来干杯。”
  “好。”
  陶明跟李晴撞了杯。就一下子干了杯种的酒。李晴效仿也干了杯中酒,他俩越说越投机,越喝越开心,渐渐的他们脸上就有了酒色,尤其是李晴,脸色潮红,像一个害羞的少女一样的可爱,动人。
  “李晴,你是我最喜欢的女人。我跟你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”
  陶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晴。李晴绯红的脸更加红了,像晚霞在他心中燃烧。“李晴,你现在太美了,我真想现在就找个地方……”
  李晴打了陶明一下,“你坏死了。”
  “对啊,”
  李晴似乎想起了啥似的。“我做了这么大的业绩,你咋感谢我啊?”
  “等一会我好好感谢你。”
  陶明诡秘的一笑。“你一定喜欢我这种感谢。”
  “你准没好道。”
  李晴白了他一眼,问,“我说的对吗?”
  陶明暧昧的笑了,其实陶明望着绯红脸颊的李晴。早就冲动了起来。但是这是在酒吧里,他不好意思对李晴过份的放肆。便控制自己的欲望。
  陶明跟李晴喝得差不多了,陶明问。“是不是到这儿?”
  李晴今晚没少喝,有些兴奋,“咋的,不喝了吗?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,我想一醉方休。你陪我好吗?”
  “我怕你喝多了难受。”
  陶明关心的说。“喝多了对身体不好。”
  “我不管,今天我就要喝。”
  李晴抓过酒瓶,又开始倒酒了。“董事长,陶明,你知道我有多么苦吗?”
  陶明望着有些微醉的李晴,有点莫名其妙。他不解的问,“李晴,谁欺负你了?”
  “你,”
  李晴用她那好看的眼睛看着他,“是你欺负我。”
  “我?”
  陶明不解的问。同时他看着妩媚的李晴,心里涌起阵阵温情。他便想起跟李晴在一起的快乐时光。心忽然就有些骚动。
  “就是,你没良心的,你知道我为了你承受了多么大的耻辱吗?”
  李晴把她跟黄定安的那一幕想了起来,在陶明刚从她的身体里走后,黄定安又来到了她的身体里,这个场面她永远忘不了,已经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里。成了她最伤心的痛。
  但她为了陶明,为了陶明的公司,还是接纳了黄定安。这是她最大的痛,她怎么能在不到几个小时内身体俩个男人啊?她经常这样质问自己。这跟妓女有啥区别,但她反过来一想,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公司,为了以后的事业。便忍了。可是那种使她郁闷的屈辱却始终使她挥之不去,现在李晴几杯酒下肚,这段令她难以忘却的往事却又涌上心头。
  陶明揽住李晴的腰,说。“咱别喝了,走回家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  “不,还喝,我郁闷啊我。”
  李晴使劲争脱陶明的怀抱,“今天我非得喝醉了,醉了痛快。”
  陶明又一次的抱住了李晴,“李晴,别闹了,真的别喝了,再喝你真的多了,咱们回家吧。”
  “家。我没有家,”
  李晴双眼迷离,脸像天边上的火烧的云一样的绯红。“那不是我的家,只是我睡觉的地方。冷冷清清的,没个人陪,那是家吗?”
  陶明觉得李晴肯定喝多了,让不她不能这么失态。他把李晴又一次的揽在怀里,酒吧里的人们投过来好奇的目光,这种目光使出于清楚状态的陶明很尴尬,“李晴,走,咱们回家,有我陪你,你不孤单。”
  陶明抱起了李晴,李晴在他的搀扶下踉踉跄跄的站不稳。陶明紧紧的搀扶着她,他后悔让李晴喝了这些酒,可是他没有灌她啊,她是自己把自己灌醉了,人有的时候需要自己把自己灌醉。
  陶明将李晴的一条胳膊搭在他的肩上,一只手搂住她柔软的腰枝,就往外面走,而李晴却迈不开脚步。她将整个柔软的身子都贴在他的身上,步履蹒跚的一步三摇的几乎是被陶明拉出酒吧的,陶明打开副驾驶室,把浑身瘫软的李晴,放到副驾驶室的座位上。李晴斜依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,乜斜的望着陶明。陶明将钥匙插了进去,刚想发动车,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。问。李晴,“你家在那住。”
  说句真心话,别看这些日子陶明跟李晴打得火热,但他不知道她家在那住。
  李晴双眼迷离,车外面的路灯使车内明亮起来。李晴靠在座位的靠椅上。大口喘着粗气,酒气和香水的味道杂陈而来。使陶明感觉非常奇妙。
  “啥家啊?”
  李晴有气无力的问。
  “我要把你送到家去,咱俩不能待在这儿。”
  陶明说,“告诉我,你家在哪住?”
  “你想去我家?”
  李晴嘿嘿的傻笑。“我是女人,你是男人,我咋能把你带到我家呢。不可能。”
  “我不是要去你家,我是想把你送会家去。”
  陶明解释着说。“咱俩别在这耗着,我还有事呢。”
  “你有事,你走,我不需要你陪我。”
  李晴有些恼怒的说。“你去陪你老婆去吧,少理我,我是谁啊我。”
  陶明看着激动的李晴。真是拿她没有办法。他干脆不问她家在哪了,沉默了下来。给自己点燃了一棵烟,抽了起来。
  陶明想等李晴醒酒,等她醒了酒再说。陶明起身给她拿了一瓶水,递给了李晴。李晴拧开瓶盖就大喝了起来。
  陶明看到李晴这种状态,她是真喝多了。车内被行过来的车辆的灯光照的一明一暗的。李晴的脸颊在不同灯光的照射下,变得更加妩媚动人。
  醉酒女人的脸颊非常迷人,怪不得连贵妃都醉酒。
  陶明向黑暗中的李晴望去,李晴似乎变得很安静,她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,像一轮皎洁的明月,十分迷人。
  “李晴,别使性子了,回家吧,”
  陶明温柔的说,“告诉我,你家在那住,咋的怕我去你家吗?”
  “我才不怕呢。”
  李晴幽幽的说。“你还能把我吃了是咋的。我不想回家。”
  “为啥?”
  陶明惊讶的问,“你害怕回家?到底发生了啥事?”
  “我怕孤独,天天我一个人守着一个空房子。”
  李晴的身子一动。“你知道那种感觉吗?那简直不是人的感觉。”
  “有这么严重吗?”
  陶明问。“李晴,别闹了,走回家吧,你好好洗个澡睡上一觉。就好了。明天你还有工作呢,今后的公司全靠你了。”
  “好吧,”
  李晴说,“你把我送家去吧,不过我上了楼,你得把我弄上楼去。”
  “行。我背你,”
  陶明开玩笑的说。
  陶明将车开到李晴家的楼下,他把一步三摇的李晴扶下了车,随手砰的滚滚上出门,然后搀着李晴上楼。
  李晴紧紧的依偎在陶明身上,撒娇的说,“你答应背我上楼的,咋的,说完话不兑现了?”
  “好的,我背你。”
  汰哦明蹲了下来,李晴毫不客气的扑到他的脊背上。“你这个磨人精。”
  “烦了。怕我磨你?”
  李晴趴在陶明的后背上,娇嗔的问。
  陶明双手扶住她那柔软的臀部,一使劲把李晴背了起来,他感受到李晴前面有两个柔软的东西压在他的后背上,使他无比的惬意。
  虽然李晴有一定的重量。但她那软乎乎的身子和她那女人香甜的气息使他陶醉。他还是愿意接受这份舒心的工作。
  李晴家在四楼住,陶明呼赤带喘的把李晴背到楼上,到了李晴家的门前。李晴依然赖在他的身上不下来。
  “到地方咋还不下来,磨人精。”
  陶明说。
  “我让你把我背进屋里。”
  李晴撒娇的说。
  陶明无奈,拿过李晴的包找钥匙,然后打开了房门,由于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,陶明背着她一一把房间里所有灯都打开了,房间里顿时明亮了起来。
  陶明直接把李晴背到了卧室。把李晴放到铺着红色床罩的宽大的席梦思上,陶明几乎跟李晴同时倒在床上,李晴的体重使陶明有点透支,他跟李晴倒在床上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  “看把你累的。就这点能耐。”
  李晴暧昧的一笑说。
  李晴倒在床上,并没有动,陶明咋给他放着姿势,她就咋待着,似乎她浑身也没有了一丝的力气。
  李晴四肢滩开,看上去非常放荡,她那条红色的裙子几乎全部被聊了上去,雪白的肌肤大面积裸露,像晶莹的瑞雪漫天飞舞。使陶明十分冲动,他浑身热了起来。
  陶明打量起来李晴的卧室来了,女人的卧室的雅致于否取决于女人是不是精致,精致的女人卧室绝对是温馨和干净的,而且各中美好的气味荡漾开来。
  陶明是先被这卧室里那美好的气味所吸引,后来他对这卧室的装饰感了兴趣。
  其实卧室摆设并不多。但摆得非常舒服。给人的感觉特别的爽,一面墙上挂着一个落地的镜片。把卧室照得明亮。一张床,一个床头柜。还有和梳妆台,地上铺着是纯毛的猩红的地毯。卧室里整洁明快。给你一种特别爽的感觉。
  陶明再望床上的美人,只见李晴双目微闭。腮红粉面。低领口的红色套裙里,裸露出大部分雪白的乳沟和挺拔的胸脯,陶明顺着她美妙的将目光一点点的往下移,李晴动感美妙的身子使他痴迷。
  红色的套裙有点衣不裹体,雪白胳膊和大腿像藕一样的洁白迷人。陶明的下身突然挺拨起来,将他的裤子支得很高。陶明有些焦灼不安起来。
  然而,李晴似乎睡着了,她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,这使陶明不知所措,他在静静的盯着李晴那一身性感的肉体,心速加快,呼吸急促了起来。
  这时李晴的大腿动了一下,她的大腿把裙子又往上掀了一下,裸露的面积又加大了,李晴没有穿丝袜。大腿晶莹剔透,甚至能看到大腿上纵横交错的蓝色血管。陶明的血液也随着她那蓝色的血管而沸腾了起来。
  陶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晴的大腿,似乎眼把它盯出血来。他又看看李晴的表情,李晴依然闭着眼睛,安静的躺着,她那高耸的胸脯,在激烈的起伏着,陶明因而知道她也在渴望着某种东西。
  陶明伸过手去,就向她身上摸去。就在这时,李晴突然抓住他那坚硬的下体,阴阳怪气的 说,“我就知道,你不怀好意。看它硬的,好像是个烙铁。”
  陶明的下身被李晴突然给攥住了,把他吓了一大跳,他惊惶的看着李晴,怅然若失。